NAR:美国楼市的“双重烦恼”

2/3的租房者买不起房;由于租金成本上涨,1/2的租户用超过30%的收入来支付租金。

而且美国的楼市情况越来越糟。房价继续上涨至创纪录的高位,进一步削弱了可负担性。自2019年以来,房价上涨了近30%。结果是一个典型的房屋比大流行前贵了大约80000美元。工资可能也有所增长,但远不及房价的步伐。

与此同时,过去几年的待售房屋库存大幅下降,在2021年创下历史新低。事实上,在2020年大流行爆发之前,房屋就出现了短缺。相比之下,目前只有大约100万套可供出售。2007年将有近400万套房屋可供出售,这意味着购房者的选择减少,导致住房市场出现多种报价和竞争。

具体来说,报告不同于以往的研究:

1、它考虑了所有收入阶层的负担能力,而不仅仅是收入中位数。

虽然家庭收入中位数很好地代表了中等市场,但收入高于或低于这个指标的家庭的情况可能看起来完全不同。

2、它着眼于活跃库存或当前可供出售的房屋,而不是已经售出的房屋。因此,数据更具可参考性。

大多数负担能力指数使用房屋销售价格来确定,因此它们是向后看的。使用活跃库存可以了解目前可供买家出价的房屋中哪些是可负担的。

3、连接房市“两难”。

房屋价格上涨侵蚀了人们的负担能力。但是,低库存使购房者购房行为变得更加困难,因为他们能买得起的房屋要少得多。

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第7页 第8页 第9页 第10页 第11页 第12页 第13页 第14页 第15页 第16页 第17页 第18页 第19页 第20页